红色彝乡渔泡江

作者:戴国斌 日期:2021-06-28 来源:民间乡土文学点击:5306  字号: 手机:

扫描微阅读

发源于与楚雄州南华相连的祥云县普淜镇天峰山一带的渔泡江,从崇山峻岭的缝隙间昼夜不停地一路向西北方向奔来,在莽莽苍苍的群峰中劈出了一条蜿蜒曲折的深谷,这就是渔泡江峡谷。以江为界,东岸属滇中高原,西岸就是滇西北高原了;总体也以江为界,东岸属滇中腹地的楚雄彝族自治州,西岸则是滇西的大理白族自治州,局部江段也有双方跨江而而辖的。我的家乡就在渔泡江畔一个叫三角的地方,属楚雄州辖地。

渔泡江是秀美的。小时候,因要顺江而下到江边一个叫地索的地方求学,我必须每周两次地在家乡三角至地索这30多公里的峡谷江段中行走。在我的记忆中,昼夜奔腾不息的渔泡江时而像白族姑娘般温柔婀娜,时而又像彝族姑娘那样热情奔放。两岸高崖或绝壁上布满了深居山野已久的原始森林,多数直立生长、也有的侧卧斜生、还有的倒挂垂悬;有的郁郁葱葱,像青春勃发的少年;有的又全身布满银灰色树花,老得像胡须盈盈的垂暮之人。山道两旁密密麻麻的草本,藤本植物和古树缠绕在一起,让你根本分不清谁是藤枝,谁是树杈,谁又是蔓叶;好像经过千年的息息共生,早已融为一体了。在远处林木稀疏的崖顶或山坡,不时还能看到几只峡谷精灵獐子、麂子、狐狸之类的野生动物,悠闲地啃食着食物,享受着这山中静谧的时光;有时走路不小心惊到头顶树枝上栖息的成群白鹭、斑鸠、麻雀之类,他们会“嗖”的一声四散向两岸的密林深处飞去;这些尤物全然不分滇中还是滇西;也从来不管是楚雄还是大理的辖地。特别是冬春时节的旱季,江水变小、也变得清澈见底,河床中许多被冲涮得干干净净的石头祼露出来,大大小小,有黑色的、紫色的,黄色的;也有白色的、土红色的;留在水里的石头,这时已长满了一缕缕嫩绿嫩绿的青苔;站在水边大石上,看到清清江流冲击着青苔一甩一甩的,好像在给哗哗唱响的江水和乐;江湾中水缓的地方,阵阵鱼群在水里自由自在地游荡嬉戏,这会还在楚雄的领地里,眨眼工夫便又蹿入大理的水域了;天上是蓝天白云,云朵也同样分不清什么滇中滇西。时而飘向东岸的峰顶,时而又移向西岸高峰的树梢;一些江段的岸沿边平缓处,堆积着江水退去时不及带走的厚厚黄白色江砂。赤脚行走在砂里,细细的,柔柔的。脚上粘的全是细砂末,却没有一丁点的泥儿。两岸茂密的森林中,不时还能见到一树树的古树马樱绽放,有的成片,有的单株;红的如火,白的如雪。在这浓浓的绿色世界里,与蓝天白云、高峰绝壁、峡谷江流组合成一幅色彩跳跃变幻对比强烈,又交相辉映互为一体的风景;走得身累心寂时,若运气好,还能听到密林深处春心荡漾的牧羊少女传来的几声寂寞时发自心灵深处的情歌倾诉。从旷野中飘来,犹如一缕酥风,会让你沁到心肺、酥到骨头;亦或是久经风霜的放牛老汉随口吼出几调古老梅葛,一下子将你带回远古洪荒,让你真正体味一回大野苍凉!可惜的是只听声音飘,不见人面来。此景此情,怎是一个美字了得!

渔泡江是富饶的。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之人,千年奔流不息的渔泡江蕴育了丰富的物产,养育了这方水土上的人民。特别是这里肥沃土地,温润气候,充沛水源滋养的高山峡谷地理气候特征,孕育了一种非常古老,又为当地独有的特色水稻品种——三角香糯米。这种米可谓是上天恩赐给这方水土的自然精华,是米中的极品珍品。煮时汤呈淡绿色,做出的糯米饭洁白柔润、奇香无比。熬出的米汤喝起来十分爽口;用这种米加些腊肉或猪火腿肉丁焖饭,味道更为独特;如果熬成稀饭粥,则带着一股浓浓的糯香味,是做早餐的上好选择;除此之外,还可磨成面粉做成汤圆、糍粑等,味道也十分姣好。楚雄州所辖的渔泡江流域三角、地索一带曾经为古代南诏、大理国属地,后来又一直是姚安光禄高土官府的封邑。早在南诏大理国时期,三角香糯米就已经是朝贡南诏和大理国宫廷的“贡品”;后来又成为了专供高土官府享用的特优产品。姚安多种志书的“土特名产”条目中均介绍说:“三角香糯米,历史悠久,为官屯区三角乡特产。米粒粗大,汤呈绿色。凡炊,百步之外,香气四溢,附近人民争相购买,以款待亲友及喜庆节日之用”。这些年,地方政府已组织对这种香糯米进行了开发,有盒装一公斤、两公斤、五公斤等不同规格的系列产品推向市场。有兴趣的朋友,不凡到市面上购买一两盒尝尝!

渔泡江是激情的。这是一片经历过血与火考验的热土。1948年9月,中共滇西工委遵照中共云南省工委“开辟滇西,策应滇东,配合全国解放”的指示,派出了一批地下党干部到渔泡江流域建立党的地下组织、发展党员,创建革命根据地;发动群众开展反抗国民党征兵、征粮、征税等革命活动,给沉睡千年的深山峡谷带来了一股清风般的春天信息。在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里,沿江两岸各族人民在党的领导下,积极投入到求解放斗争的滚滚洪流之中。一时间,“金凤子、开红花,一开开到穷人家;穷人家要翻身,世道才像话。”“山那边有好地方,一片稻麦黄又黄,你要吃饭来做工唛,万担粮食堆满仓!”等革命歌曲响彻了整个峡谷流域。许多当地人民积极投身革命,把青春、热血甚至生命都献给了这片激情似火的土地。岁月如歌、但江流依旧。如今,那段火热的青春、激情的时光;那辈人的热血、奉献,甚至生命付出,已凝固成了一座高高的“姚安县地索革命烈士纪念塔”,永远耸立在崇山峻岭中的渔泡江畔,静静地听着千年奔流不息的流水江涛,看着这片土地上今天的岁月静好!

渔泡江是火热的。追随改革步伐,时代脉博,发展热浪正一波一波地涌入这片深藏万山丛中的古老土地。今天的渔泡江峡谷流域早已不再是那个地处深山僻壤,藏在群山丛中,鲜为外人所知,只能孤芳自赏的秀美山乡;从楚雄州姚安、大姚等县城到渔泡江沿岸各乡村的多条公路早已贯通。同时,连接相临大理州祥云等县的多条公路也已全部通车。两岸群众东进县城、上楚雄,昆明;西去祥云、大理、丽江,可以说走就走。教育发展不仅为这遥远的山乡峡谷打开了一道通往山外的大门,也打开了一扇当地人民群众的希望之门!近10年来,仅我的家乡三角村就已有两名学生分别考取了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考取中央民族大学、西北民族大学、云南师范大学等国家中央部属高校和省属重点高校以及其它普通高校的学生达几十人之多。电力、通信、广播电视已实现了全覆盖。随着交通的便捷,山门打开,进入渔泡江流域观光旅游、经商开发的人越来越多。久藏群山峡谷的渔泡江正在逐步揭去它遥远神秘面纱,展露出秀美丰饶的真容!

本类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