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定文苑 | 往事越千年,牟定人民的左脚不得闲

日期:2023-08-17来源:转载点击:1599 字号: 手机:

扫描微阅读

https://manager.ynggwhy.cn/file/group12/M00/03/B0/rBABO2Td5GyEaC8vAAAAAMeDqvs593.jpg

往事越千年,牟定人民的左脚不得闲

文/代兴明  图/故乡牟定

那晚,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在土官庄看跳左脚舞,一觉醒来,我原来在阿朵卡,土官庄是云南省楚雄州牟定县的一个小山村,阿朵卡也是牟定县的一个小山村,两地相隔一条河,名叫六渡河。

据当地上了年纪的人讲:千年以前土官庄有个伙子叫宗喜,阿朵卡有个女娃叫青梅,宗喜在阿朵卡跳脚场上与青梅相遇,两人手牵手跳了脚,两情相悦,从此情定。奈何宗喜父母不同意,给宗喜定了门亲事,定亲女娃叫翠凤,宗喜决定反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便约青梅于河边,商定时间,二人远走高飞。等到出走那天,大雨倾盆,河水上涨,二人无法渡河,只能隔河相望,于是二人商定择日出发。第二次、第三次一直到第六次相约出走都是如此,难道真是天不成人之美,于是二人在第六次冒着大雨,同时渡河,渡到河中,但河水也越急,终不胜水力,二人被河水冲走了。当地人知晓此事后,感动于二人的忠贞执着,于是自发在河边跳脚纪念,至今还传唱着左脚调《阿朵卡的小树英》说青梅就是小树英,此河因宗喜和青梅六次渡河取名:六渡河。且不究传说故事的真假,但可蕴涵着左脚舞在牟定人民心中的地位。

据唐代《蛮书》记载:“南诏少年弟子幕夜游行闾巷,吹壶芦笙,或吹树叶。声韵之中,皆寄情言,用相呼召。”徐嘉瑞著《大理古代文化史稿》载:“夷俗男女相会,一人吹笛,一人吹芦笙,数十人环绕踏地而歌,谓之踏歌。”据康熙《定远县志》及道光《定远县志》记载:“六月二十四日为节,列炬吹笙,以彝歌和之,饮酒为乐。”“每年三月二十八日,赴城南东岳庙赶会……至晚,男女百余人嘘葫芦笙,弹月琴,吹口弦,唱夷曲……环绕堕左脚至更余方散。”从中不难看出:彝族左脚舞文化在不断传承中发展,传承发展中的左脚舞最具代表性的就是牟定彝族左脚舞,一唱千年、一跳千年,从单一的唱歌——踏脚——歌舞一体,发展至今也是成熟的大众所熟悉的左脚舞了。

往事越千年,牟定人民的左脚因节庆不得闲。牟定彝族人民是擅于用脚表达喜庆的民族,但凡遇到节庆,一脚搞定。每至春节、正月十五、二月八(农历、茶花节)、三月三(农历)、六月二十四(农历、火把节)、赶秋节(每年立秋)及盛大的三月会(农历)等传统节日,彝族儿女将着彝服、抹香香、背弦子、提二胡、精神焕发,神采奕奕争相涌向跳脚场,手拉手围成圆圈,同唱左脚调,同跳左脚舞,曲调唱得月亮笑,左脚跳得黄灰冒。一曲,唱尽了人间百态,唱遍了千言万语,唱笑了千家万户,一脚,跳醒了浓浓睡意,跳出了民族团结,跳活了民族传承。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至今牟定人民已唱跳了千年,左脚依然不得闲。

往事越千年,牟定人民的左脚因爱情不得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为了追求自己心仪的女子,古人又是写诗,又是传情,又是约会,好不浪漫,但与此不同的是牟定彝族人民没有这么含蓄委婉,百转千回,千百年来对爱情的表达往往直抒胸臆,一脚搞定。喜欢,一脚定情,不喜欢,一脚散情,表达着别有一番风味的情爱。约定日子,跳脚场上,青年男女相约,热闹非凡,通过通宵达旦“跳小脚”选择自己喜欢的对象,在确定恋爱关系后,在大型跳脚场上跳脚,称之“跳大脚”,此时手牵着手,唱着对方能听得懂的歌词,这些歌词可以是从原先的左脚调中借来,也可以是即兴自编。跳脚期间,有歌词的传情表意、有十指相扣的内心激动、有眼神的深情对望,越跳越精神,越跳越有劲,夜深了,月明了,鸡叫了,就是不愿离去。就这样一对对青年男女相遇于跳脚场、相识于跳脚场、相爱于跳脚场,结婚生子,携手一生,慢慢老去,代代相传,生生不息。

往事越千年,牟定人民的左脚因健身不得闲。跳脚场,青年人的恋爱场,老年人的健身场。在牟定流传着这样一句民谣:“南塔对北塔,城在中间夹,东有校场坝,西有庆丰闸”。这是古时的牟定,如今,塔依旧,城模糊,坝褪色,坝址上是清澈见底的人工湖——化湖。化湖周围绿树林立、石路蜿蜒、住宅齐排、游人不断,每到晚饭过后,人们便不约而同聚集到化湖广场,随着弦子声响起,男女老少手拉着手,肩并着肩,听着弦子节拍跳起脚来,左脚起、右脚垫,一会儿勾脚、一会儿跌脚,不亦乐乎。舞动中,身心放松,使舞者的脚部、头部、腰部等几乎全身肌肉得到活动,脚抬得越高、速度越快,越需要充沛的体力、坚韧的韧带,如果每一次出脚都在都较高,不一会儿就气喘吁吁,大汗淋漓,很难跳完一夜左脚舞。因此,年轻人多采用旋律激烈、曲调欢快的曲子,出脚比较快而高,老年人多采用曲调温和,节拍稍慢的曲子,出脚相对慢而低,老少同跳,则尊老。左脚舞,长期坚持,可预防颈椎、腰椎病,强身健体,增强抵抗力,是一种独具特色的健身舞。

往事越千年,牟定人民左脚调唱了千年,千年是四季的轮换,千年是岁月的流逝,千年是文明的传承。往事越千年,牟定人民左脚舞跳了千年,千年有朝代的更替,千年有日月的起落,千年有事业的兴衰。千年间,物是人非,一切在变,唯独牟定人民对左脚舞的热爱不变,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和向往不变,对祖国的忠心和党的拥护不变。

https://manager.ynggwhy.cn/file/group12/M00/03/B0/rBABO2Td5GuEHoifAAAAANzcY8g105.jpg

个人简介:代兴明,男,汉族,90后,中共牟定县委党史研究室干部,热爱文学,喜欢历史。

 

来源:故乡牟定公众号

名称:电话:
共0条评论

已关闭